真的,我愿意!

时间:2018-03-14 未来文摘 手机版
先生即将别我南行,我回到先生工作的地方,送他。 先生的应酬总是很多,但我却很少随他一起出来吃饭,除非是先生的至亲好友。一来是天生愚笨,不太会讲话;二是不喜欢喧嚣的氛围;三是外面污染视听的东西实在太多。偶尔出来吃饭,先生总是预先戏谑式的安民……
专题: 少妇的情感口述实录 张杰qq号是多少 张杰的qq号 

先生即将别我南行,我回到先生工作的地方,送他。

先生的应酬总是很多,但我却很少随他一起出来吃饭,除非是先生的至亲好友。一来是天生愚笨,不太会讲话;二是不喜欢喧嚣的氛围;三是外面污染视听的东西实在太多。偶尔出来吃饭,先生总是预先戏谑式的安民告示:“我女儿不善言辞,只负责吃饭,你们不介意啊!”于是,我便获得自由,免去任何敬酒、说废话等等繁文缛节,只须坐在先生的近旁,吃先生夹给我的菜,喝先生装给我的汤,然后开开心心拉着先生的衣袖回家。

今天,为先生送行的都是先生很铁的兄弟。人高马大的兄弟们,依然如同过去,夸张的排着队过来见礼,戏称我“小嫂子”,仿佛我是二房。知道他们调皮,习惯了,我只是笑。

席间,先生依然如同在家里的餐桌上一样,将我爱吃的鱼,挑掉大刺,夹进我的盘子,并警告他的兄弟们:“鱼,你们就别吃了,瞧你们一个个肥的、壮的!省给我女儿吃!”看着他们无辜的神情,我傻不愣登的笑。一兄弟大发感慨:“嫂子啊,瞧你被他哄得!恐怕这个老男人把你卖了,你还喜滋滋的为他数钱呢!”

“我愿意为他数钱!”我很认真的说。没有任何调侃的成分。因为不论什么时候,先生这样的动作,都会一样深情的唤起我内心的感激和温暖。即将别离的日子,让我不舍。我感觉自己的笑容里不能自制的爬满了泪意。

我的迂腐,总是这样的不和谐。

餐桌上鸦雀无声。我低头吃鱼。但我能清晰的感应到先生的动心动容。

他伸出温暖的大手,搔搔我的头发……

曲终人散,走出酒店,已是星斗满天。因为再一次分居两地,很久很久没有和先生一起环城散步了。相牵走进夜色。春天的风,温暖缠绵。四顾无人,先生蹲下来把我背在了背上。环城路上高高绽放的华灯也瞬时变得分外的柔情和羞怯。我看见满天的星斗都笑弯了眉眼。

儿子就快十七岁了,先生已经四十挂零,成了兄弟们所说的老男人。这样的时节,本是激情燃尽平淡如水的岁月,可是我们的爱,却依然水静流深,甜蜜酣醇。

回首怀着儿子的日子,我从未自己动手洗过头发、洗过澡,他总是说我太瘦,这些事情做起来会很吃力。婆婆对公公说,你看我们的三子,多会疼媳妇儿!每每此时,先生总是故作聪明的样子:“妈,你不懂了吧,我这是在用十个月的辛苦换一辈子的安逸,很划算的噢!”

回首小家新建的日子,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两个一穷二白的傻瓜唯一拥有的财产就是一纸婚书。日子过得很苦,他却始终没有在我的天空飘过一片阴云。每个月72元工资的他,出差花了68元,只是为了替我买一裙子。我心疼的抚摸着那条漂亮的裙子问:“咱不过日子啦?”他拍拍我的脑袋说:“老婆如花,当然要过花样的生活!过日子,是男人的事,不用你操心!”一次月中,加上儿子,三个人只剩下五块钱,我问:“老公,怎么办?”他扬了扬手中的纸币,哈哈一笑:“当然是先吃光它!”

转载请注明出处 都市情感网:www.zfw88.com。

本文关键字: 真的    

您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