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记(12.1)—从2004到中世纪

时间:2018-03-14 未来文摘 手机版
从2004到中世纪D12,2007-3-03,巴塞罗那Barcelona 自由行今天主要的目标是红蓝游览线没有含盖的景点,剩下的时间就把“大眼睛”经过而没时间去的地方拣自己感兴趣的拾遗补缺。自助西式早餐已经吃得没了胃口,勉强就着带来的榨菜……
专题: 日本旅游语言问题 普吉岛 旅游 语言问题 泰国游 东莞到泰国游 

从2004到中世纪

D12,2007-3-03,巴塞罗那Barcelona 自由行

今天主要的目标是红蓝游览线没有含盖的景点,剩下的时间就把“大眼睛”经过而没时间去的地方拣自己感兴趣的拾遗补缺。自助西式早餐已经吃得没了胃口,勉强就着带来的榨菜啃了两片面包,心里暗暗发誓,回国后至少半年再也不吃面包了!

依然郊区火车在到加泰罗尼亚广场换乘L1线地铁再换乘有轨电车,路两侧的建筑已经变成了简单方盒子形象,超过9层的楼也不少,还有施工塔吊转动的工地,很显然,这一片很像国内所谓的“开发区”,正是巴塞罗那城市更新计划的实施地,在城市沿海东部的边缘。

2004年在巴塞罗那召开了“全球文化论坛”,围绕着“可持续性发展”、“多元性的文化”、“寻求和平的条件”三个主题,在141天内举办了一系列大小会议、展览、音乐会、庆祝活动等等,世界各地6万人包含多位艺术家和各界知名人士参加了活动,这次论坛成为世界多种文化进行对话、交流、发表评论的平台。

这样一项超大规模的文化盛事,无疑为这座城市带来了很多前卫的建筑设计。论坛主会场,这个平面呈三角形的庞大无比而风格另类的建筑,就是其中最主要的标志性建筑。

这座深蓝色大三角给人的第一印象似乎是边长得绵延望不到尽头,设计师是来自瑞士的赫尔佐格和德穆隆,他们也正是北京2008奥运会主会场“鸟巢”的设计人。这个深蓝色几何实体似乎悬浮在空中,走近细瞧,一层是各种反射材料包裹的墙面与柱子,造成了底部虚幻通透的感觉,而上部的实体深远地出挑在墙面外,呈漂浮状,造就了一层巨大的半开敞空间。那个深蓝的表面材料,是类似海面的一种软材料,表面肌理成絮状,伸展的墙面中间镶嵌着很多被切开的凹槽和不规则的玻璃条形窗,从远处看去,似乎是从屋面流下一道道瀑布,视觉效果十分突出。

而这个大三角形内部,也穿插了很多形态不规则的采光天井,光线透过天井穿入建筑内部,产生光与影的变化。天棚的底表面,也被如气泡状、浮云般的金属材料包裹,金属板没有一块是相同的。再次印证了设计师对建筑“表皮”擅于创造与利用的风格。

没有惊人的姿态,没有生动的曲线,没有体量的雕塑,建筑只给人强调了一种真实表皮的效果,但觉得这种处理手法有点“过犹不及”。的确,他们在实现最初创意时运用手段的能力无人能级,但完成的东西,刨除它的复杂性与特殊性,真的具有美感吗?真正的使用者认同么?还是使用者们的意见被淹没在具有话语权势的设计师意识之下了?。。。

主会场对面另一个主要建筑是巴塞罗那本土设计师马泰奥的国际会议中心(CCIB),包含一个三层的巨大会议空间和后方两座分别为旅馆、办公楼的高楼。整组建筑在水平与垂直方向形成对比,更呈现一种几何的、均衡的构图。建筑与大三角相对的一面,是热闹的色彩、跳动的构架雨棚,以强调入口的醒目。

而面对大海的一侧,会议中心的表面是起伏的、连绵不断的,似乎暗合着海浪的波动;前面的宽阔场地,树立着抽象的现代装置,场地是彩色沥青铺成巨大图案,人工沙滩的创意很别致。

虽然论坛已经结束两年多了,现在来到这里,两个主要的会场内部都空着,外部也相当萧疏,几乎没有看到工作人员,眼前景象也难以让人想象活动之后的场馆使用、维护是如何进行的。并且,这里的建设还远没有结束,这项庞大的城市更新计划还包括主会场周边一系列环境改造,包括散步大道、露天广场、码头区、海水浴场及三个花园绿地的建设,还要新设东部大学、康复中心以及为这一系列相应建造的能源回收站,当局的计划是通过这次国际事件为契机,把这一地区发展成奥林匹克港那样欣欣繁荣。但就目前所看到的,离目标还差之远矣,人们将对之拭目以待……。

图1、2004全球文化论坛主会场、国际会议中心(CCIB)

沿着海岸向西走,这片地区还有巴塞罗那市的第三大公园——达尔哥玛公园(Park At Diagonal),又是巴塞罗那本土设计师恩里克·米拉莱斯的作品,相比较我们前面参观过的他的城市设计,这座公园最大的特征是空间十分开阔,水面占据了1/2以上,规模、气势与附近城市尺度相当。

大片的水域、众多的喷泉、跳跃的水花,跌落的水帘,弯曲的驳岸、小径穿插游走公园内的,地方材料彩色陶瓷拼贴的花坛,被游动的钢管缠绕,有的被吊在空中,有的直接触地,十分醒目而具特色。这里也是市民游乐、休憩的好地方,小艇、水上运动、儿童游戏设施、长椅、凉亭。。。。。与树木花草相映成趣,一切都那么清新气爽,开怀舒畅。。。。。

巴塞罗那城区内的房子,基本都是七、八层高,齐刷刷地一抹平。能够打破平缓天际线、代表着当今技术、科技领先的摩天楼,包括高迪的圣家赎罪教堂、奥林匹克港的“巴塞罗那塔”等实在是凤毛麟角,伸出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而这有限的几幢摩天楼中,艾格巴(Torre Agbar Tower)无疑是城市耀眼的明星!

这是一幢33层144米的办公楼,椭圆的外型,简洁圆润。法国建筑大师让 • 努维尔(JeanNouvel)从巴塞罗那附近的蒙特塞拉特山自然风景获得了灵感。其外表既展现了业主——巴塞罗那自来水公司(Aguas de Barcelona,简称 Agbar)的形象,同时也表达了努维尔对西班牙最著名的建筑师高迪的敬意。

大楼的外墙覆盖着抛光的铝板,并涂成 25 种不同的颜色,从底部的红色渐变至顶部的蓝色,在这层墙面之外,是由透明度各异的无数玻璃壁组成的,玻璃可以随旁边支撑调整角度,反射出彩色的光,而进到一层大堂内,可以看见窗户布置不拘一格,光线的射入让室内呈现一种光怪陆离的情趣……。可惜这里也管理严格,我们无法上楼参观,手头的资料告知这幢高楼从设计到材料、设备、工艺,蕴涵了许多高科技元素,而我们,只有在远处来领略它魅惑的幻彩。

图2、达尔哥玛公园、艾格巴

走访了几幢巴塞罗那最先锋的建筑,下午的计划是游览老城区。巴塞老城区又称哥德区,地铁坐到L3的Drassanes站,出来又看见高高的哥伦布雕塑,这是著名的兰布拉大街(La Rambla)沿海岸的起点,从这里开始我们追溯历史的徒步游。

兰布拉(rambla)原意是“冲沟,溪谷”。这么著名的大街却有一段并非浪漫的历史。事实上它在一系列水沟的基础上改建的,是巴塞罗那市所建的第一条宽敞大街,现在这条路两侧是窄窄的机动车道,中间为宽畅的步行区,街边林立着一排排遮荫的悬铃树,露天咖啡座、出售各种纪念品的小摊、书报亭、鲜花店等等充斥这里,露天献艺者的表演常常引得路人全神观看、拍手称快,来往簇拥的观光者,一同把这里的气氛营造到巴塞最热闹的境地。

在兰布拉大街中部是利塞奥大剧院(Gran Teatre del Liceu),这座剧院建于1847 年,是欧洲仅次于法国巴黎歌剧院的第二大歌剧院。150 多年来,这里已经成为了巴塞罗那市文化遗产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在门口徘徊游荡了好一会,对着大大西文的演出广告牌一阵辨认带联想,终于弄清内容,十分遗憾,虽然有不少歌剧演出,可都不在这两天,只能眼巴巴地错过了!

利塞奥大剧院隔兰布拉大街相望的是皇家广场(Plaça Reial),是一个周边带有拱廊建筑的长方形广场。建筑为新古典主义风格,线条简约,色彩淡雅。广场上林立着高高的椰子树,中间有高迪设计的古怪造型路灯,这是他当初走出校门的第一个作品。

广场中央有以嬉戏的希腊三女神像为主题的喷泉,相对兰布拉大街的噪动、喧嚣,这里安静、平和,有点“大隐隐于世”的味道,无疑是游人驻足休憩的好地方。

哥德区里的小街纵横交错、曲折深邃,但并不阴暗。各色店铺餐馆酒吧,林林总总,沿街而立。路边食市、咖啡厅里人头攒动,像是一卷展开的电影胶片,不停地变换着精彩的场景。。。。。

穿过那些又窄又小可又干干净净的巷子,来到圣加乌马广场(Plaça de Sant Jaume),这里是古代罗马人聚会的中心论坛,也是中世纪城市的行政中心。广场北侧立着自治区政府大楼,南面是市政厅。这两幢建于14世纪的建筑,历经时光的消磨,依然呈现的是原汁原味的古典风格,隔广场而相对,仿佛还在为巴塞罗那的城市发展商讨着……。从古至今,圣加乌马广场都是巴塞罗那举行各种政治及公共活动、民俗节庆及游行的地方。方正的广场,弥漫着一份庄严而舒朗的气息……。

自治区政府大楼东侧巷子里,还有精美的哥特式廊桥。

图3、皇家广场、圣加乌马广场(Plaça de Sant Jaume)哥特式廊桥

整个老城区的中心地带是国王广场(Plaça del Rei),这里是几个世纪以来巴塞罗那的最高统治者上朝和举行各种仪式活动的地方。这是一个四面被古建筑静静包围着的小广场,虽然不大,广场深处的一个角落是1/4圆弧形状的台阶非常有特色,这里常常成为游客与孩子们休憩的场所,坐在上面,遐想联翩,追忆似水流年,应该很有怀旧的味道吧?!

广场的四周围绕着许多中世纪时期的宫廷建筑,有的城垣是古罗马时建造的,青灰的色彩,古朴的雕刻,时时提醒人们历史的久远与沉重……。

哥德区里的大教堂(Catedral de la Seu)也是巴塞罗那的标志性建筑,不凑巧的是,它的正面在维修,被巨大的幕帘遮挡,虽然幕帘上描绘着建筑原本的模样,但还是大大影响了它的巍峨壮观形态!只有那几个哥特风格尖顶,跳跃舞动着直冲云霄,似乎摆脱了教堂特有的严肃,为老城增添了戏剧化的梦幻效果。

大教堂的新广场(Plaça Nova)更吸引人,这里是各种表演、节庆活动、市场的聚集地,似乎这里一整天都连续不断有街头演出,歌声、舞蹈、乐队的吹吹打打,鼓掌声、喝彩声此起彼伏,艺术的热情、欢乐的情绪在这里荡漾……。

在广场对面的建筑师学会大楼(Col·legi delsArquitectes)的门楣上,看到了传说中毕加索的抽象派墙画作品……。

哥德区与Via Laietana街相隔的海岸区,这里更有数不清的商店、艺廊、酒吧,深藏在曲径通幽的条条小巷之中,兼具古朴、沧桑感的建筑,与新潮、设计感的商品结合,步步有景,或精致散漫,或雄伟张扬,或幽静含蓄,或熙攘热闹……,人犹如置身于艺术迷宫之中。

海岸区依然有着教堂广场,船员和水手保护神的海之圣母玛利亚教堂(Esglèsia de Santa Maria del Mar)修建于14世纪,教堂一侧的毛莱拉斯广场,是为纪念18世纪西班牙继承战争的胜利而修建,暗红色的地砖铺砌在倾斜的表面,自然形成具归属感的空间,广场中央是一弯冲天的纪念碑,为纪念被菲利浦五世屠杀的巴塞罗那人而立,顶端的火炬长明不熄。

图4、兰不拉斯大街、国王广场、大教堂、海之圣母玛利亚教堂、毛莱拉斯广场纪念碑

色情毕加索

海岸区也是巴塞罗那众多博物馆的聚集地,我们的既定目标是大名鼎鼎的毕加索博物馆。鉴于在瓦伦西亚不幸错过陶器博物馆的教训,虽然明天就是周日,很多博物馆免费,但自己宁可不省银子也决不愿万一再错过这个重要的地方。在狭窄小巷里穿行,虽然按照地图标明的正确方向前进,但还是问了两次路,终于找到了目的地,这里可是人头汹涌,西方人的怀旧以及对天才的崇敬真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博物馆是一幢古香古色的老房子,没有明显的招牌,一点没有大师的画风那样张扬,门口平凡得几乎让游人轻易错过,入内是幽静的庭院,抬头可以看见华丽的哥特式纹饰窗棂和廊柱。1960年,毕加索的秘书兼密友萨巴提斯(Jaume Sabartes)将自己收藏的毕加索作品捐给了巴塞罗那市政府,政府遂将这栋14世纪建筑物改建成毕加索博物馆,1963年对公众开放,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毕加索博物馆。1970年,毕加索向博物馆捐了一千七百多件作品,于是市政府又拿出其相邻建筑,来扩充博物馆,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毕加索博物馆。

这里一层是游客服务中心、休息室、一间规模很大的有关毕加索纪念品销售商店,还有间咖啡屋,可以坐在露天的庭院里享受温暖的阳光……。从院子里的楼梯上到二层,才是毕加索作品的展厅,这里严禁拍照,每个角落都是表情肃穆的工作人员,索性收起相机,专心赏画。

展室一间连一间,一间套一间,比较楼下的古雅,二层内部布局就比较现代了。收藏非常丰富,从素描到油画、雕塑到抽象装置、水彩、版画、陶艺品等等不一而足。出乎意料的是,这里大部分作品,并不是常人所了解的毕加索扬名立万的“立体主义”风格,多数都是纯正的写实派,无论风景、人物还是那些静物写生,严谨的构图,老练的笔触、精准的线条,调和的色彩……。基本功的确扎实而深厚、技巧纯熟完满!看不出与传统的学院派有什么明显差异……

原来毕加索只在巴塞罗那居住了五年,后来成名于法国,最好、最成熟的作品多流散在国外,在他成名后西班牙才全力收集其少年时期的习作、画作。这里,更能了解到天才的早慧,16、17岁时的油画,已经在西方经典道路上走到了几乎颠峰……

特别是一些作品的草图很有意思,能看出画家创作的过程,天才也不是一撅而就的,也是在修修改改中寻觅到作品的最佳切入点与表现力。其中一副大型油画《科学与仁慈》最能说明这点,从初期的几张草图到最后的完成稿,母亲的病容、保姆的怜惜、医生的沉重,被一步步表现得淋漓尽致、深入细微……。由不得让人感叹,大师名气得来真是有道理,一个抽象派顶尖人物是从最基本开始,要是连画工水平都没有达到,天马行空的想象与创新肯定是没根基、没缘由的,何谈推翻过去、颠覆传统呢?!

人们通常只看到大师的独创,却看不到独创前的艰苦学习和大量模仿。有些人更将独创与模仿对立起来,不知道模仿是独创的前提、基础。没有模仿就没有独创,独创是在模仿过程中因积累到足够的量变,进而探索发生质变的。毕加索少年时代就已有过多种涉猎,并且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难怪要求变,否则死路一条、或者往下走……。

博物馆里最有趣的作品是,马德里普拉多美术馆的镇馆之宝委拉斯凯兹《宫女》,这副世界名画在这里被做成若干幻灯片,用毕加索的方法,断列、扭曲、变形,面目全非之后又一步一步地叠加起来,成为一个循环放映的动态装置,让我等这些不懂立体主义画的门外汉,知道这些是如何逐渐变幻的。立体主义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复杂,也没有表面的那么粗陋和简单,成为天才的个人历史,也是经过传统的蜕变一步一步悄然发生的,一切的变化皆有因缘。

留给自己印象最深刻的是其中一间展厅,这个房间被套在另一个大展厅内,不太容易被人注意。展室并不大,作品大约也就20副左右,画幅大小基本都是32-16开,暗黄的草图纸,简单的线条画,几乎谈不上色彩,描绘的都是人类性活动的各种场面,从挑逗、拥抱、接吻、前戏、交媾、口交、暴露癖、甚至3P、拉便便、偷窥等等,内容显然超过色情标准,几乎达到X级别,即使在当今网络传媒迅速而透明、一切都可以拿来摊牌的时代,这种题材的画登上如此大雅之堂,还是令人有些吃惊。

更惊讶的是画风,虽然画幅很小,草图纸看起来相对简陋,单一的黑色线条,勾勒出来的人体,决不抽象,更不超现实,而是孜孜矻矻,一丝不苟的完全写实。柔韧的线条发挥了魅力,以精准、简练的笔触,把人物的姿势、动作、包括处在当时情况下的神情,表现得活灵活现,自然逼真,既不忌讳也不存偏见,私处被点染了一点点鲜艳的红色,让人暗暗猜测画家原本的用意……

转念想来,毕加索其人少年时代就早熟,一生有过无数女人,常常前缘未了,又结新欢……,在生活中全身心地享受性的乐趣,表现在作品里也就不足为怪了!这点也正好印证了评论家的建议——“一定要参观巴塞罗那的毕加索博物馆。在巴黎,你看见毕加索伟大的作品。在巴塞罗那,你看见毕加索的人生”。

图5、毕加索博物馆\大教堂广场的毕加索手迹

本文关键字:

您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