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行琐忆070610-18

时间:2018-03-14 未来文摘 手机版
芬兰行琐忆2007.06.10-18上飞机的麻烦昨天一夜滂沱大雨,又不断地响着阵阵炸雷,我基本上没有睡什么觉,五点钟不到就起床了。想到去芬兰的飞机是九点起飞,得至少提前3个小时为好。所以就一定得坐民航大巴5点40的第一班车。结果早班车飞快……
专题: 日本旅游语言问题 普吉岛 旅游 语言问题 泰国游 东莞到泰国游 

芬兰行琐忆

2007.06.10-18

上飞机的麻烦

昨天一夜滂沱大雨,又不断地响着阵阵炸雷,我基本上没有睡什么觉,五点钟不到就起床了。想到去芬兰的飞机是九点起飞,得至少提前3个小时为好。所以就一定得坐民航大巴5点40的第一班车。结果早班车飞快,6点15分就到了机场,其实不需要到这么早,换登机牌的小姐还未上班呢?一直坐到6点50分,才有芬兰航班的登记消息,我们第一个到了j号登记柜台。没想到事先的一丁点自以为是,让我去芬兰的行程一开始就遇到麻烦。这去得早还真是帮了我的忙呢?不然哪里有时间来解决这麻烦?

把机票和护照交给柜台职员,那位漂亮的柜台小姐竟然不给我登记,何以不登?原来我的护照只批准到6月20号,我的回程机票却是21号的,多一天这机票就不允许上牌。没有什么可辩解的,要么就不走,要么就更改你的行程。这么早,怎么去更改行程呢?真叫人犯难。幸好招商票务那位劳先生的名片在身上,上面有他的电话。我即刻打电话给劳,他还未起床呢。但这劳先生很热情,一点都没有责怪我打扰他的晨睡,立刻答应给我们改签,几分钟后,改签成功。我再去办理登机牌,还是不让办,柜台小姐说改签同时还需要去掉原来的票签,又给劳复话去掉21号,这才把登机牌给办了。这钱的事情劳先生也没有提,柜台小姐也没有提,我还以为这改签日期是可以免费的呢。

8点多才弄完登机牌,经过海关检核,总算到了去芬兰的A11登机口,快到要登记的时间了,一位机场小伙子,他竟然知道我们的名字,通知我们说,你们两位因为机票更改,需要补交人民币各1000元。

细节让人损失啊,海关部门的这种霸道有必要吗?让人反感,我想,这芬航我是再也不会理他了,也许,芬航还巴不得有人不去他们的芬兰呢?

丰盛的机上餐饮

虽说罚了1000元人民币,但上飞机后,机上丰盛的餐饮,却让人心情轻松了许多。饮料尽饮,各种啤酒葡萄酒,也尽够你品尝的了。空姐递给你早中餐的菜单,中式,西式任选。早餐选的啤酒,中餐选的葡萄酒,飞机从广州斜穿整个中国大陆向西驶去,在当地时间下午2点36分,应该是北京时间晚9点36分准点到达赫尔辛基。窗外阳光明媚得让人羡慕,天空格外明净,让你感觉何以是纯的标准、也让我被罚的阴郁心情完全舒展开了。

出机场就是整洁漂亮的机场巴士,半个小时后,我们已经拖着行李溜达在赫尔辛基的火车站,这也是赫尔辛基的市中心区。不到当地5点,我们就住进了网上预订的cumulus宾馆,三星级的,70欧元/每晚。接之,又去找我们预订的另一个旅店eurohotel,经济型的,30欧元/晚。下午6点多,eurohotel也找到了。一切都似乎很顺利,以至觉得那1000元的补签签证费是应该交的了。

逛旅社,逛海湾,沿途有不少景色,兴趣激起来了,当返回到cumulus宾馆时,发现宾馆的sauna是免费的,但到晚上9点关闭。这桑拿sauna也就没有了,这才让人觉醒,也有让人不如意的东西。

迷人的音乐开幕式和开放式的赫尔辛基大学

早上五点多起了床,想睡也睡不着,看电视也没有什么可看的。我把东西都清理好,干脆就在楼下大堂等着早餐开门,很快就结了帐,开出了两张收据,再等10来分钟,早点开门,我们第一个进了旅馆餐厅。各样西式餐饮都尝试了一番,远没有试完,我已经撑得不能再撑了。7点刚过就出门,赫尔辛基的市内交通很方便,出门上bus4,走几步就可以转bus3,8点就到了eurohotel,.把行李存在宾馆,然后就到赫尔辛基大学。

昨天还不感到冷,今天就很有些阴凉的感觉了,一件单短袖衣抵挡不了这高纬度的阴凉,中午两点多赶回宾馆,提前在宾馆入住,清理打扮,换上西装,打上领带,3点多去main building参加本次大会的开幕式。

差不多四点到34号主楼,好一个气派的大厅,中间空位留作演奏人员坐的,果然这开幕式就有音乐的安排。4点一到,接待厅内就有了交响乐的声音,开幕式在音乐声中开始,接之8个部门和学校领导的祝词,颇像中国的会议常规那样。但也有明显的不同,会上有音乐,却没有主持人,发言的人按编号顺序一一上去念自己的稿件就行了,用不着主持人的指挥。音乐还是很有特色的,许多人都为指挥的风度着迷,指挥的那种投入颇为感染人,那种进入角色的神态,大概是最让人快意的神态吧。

在令人着迷的交响乐曲声中,开幕式结束,两个学者的发言,声音也十分动听,但和交响乐对观众的影响来比,恐怕就不值一提了。

真没有想到,芬兰的大学会是完全没有围墙的,虽然到欧洲去过几次,这大学还是第一次看得这么清楚。整个大学正处于赫尔辛基的市中心,大学的每栋楼会有门卫传达室之类,整个大学却没有边界,周边就是广场,自由市场和商店机关。著名的赫尔辛基南码头自由市场就在这个大学的旁边,市政厅,市议会广场离学校的主楼也就几个街道之隔,让人颇觉惊奇。但这个学校却是世界著名的大学,出了好几个世界级的学者。

体验了芬兰的桑拿in Eurohotel

在cumulus宾馆耽误了sauna,这芬兰sauna可是世界有名的,可不能再误。所以,今早一到六点半,我就做好了去sauna的准备,拿上钥牌,披上毛巾,准时就按旅馆的介绍到了六楼,然后从六楼上七楼。果然就是甚为宽敞的桑拿间,入住的旅客皆可免费享用,房间钥匙牌放到锁口,绿灯一亮,门就开了。过一道门,再过一道门,看见有人正在桑拿间里,我兴冲冲走过去,只听一声尖叫,for women,才发现这个桑拿间是一间女士桑拿间,竟然还有比我来得更早的,赶紧退了出去,原来隔壁才是男士的,那门上的标志也明显不同。

这宾馆的桑拿间一间三进,一进是衣帽间,脱衣换衣的,把衣服挂在这屋里,全身无挂,你就进入第二间,这间屋有淋浴,有toliet,你带上一张桑拿时的垫纸,可以隔温的,你就走进第三间,那就是桑拿间。全木制的物品,门是木的,两级宽宽的台阶沿墙壁横排,也全是木质的,可以坐上四个人。一个桑拿炉置于墙角,四面围住,再马虎的人也不会被炉子烫伤。炉旁一个水桶一个勺子,冷水往炉上一浇,那升腾的热气从墙壁四周围拥向你的周身,那感觉非常微妙,虽然别着气,却有一种涤肠荡气的感觉,你会觉得别有一番有味,也的确值得一桑。在芬兰,千万别忘了做这涤肠荡气的sauna。

热情的芬兰人和便捷的火车

今天一早,又下起雨来,昨天用电脑把转换插座给忘在会议室里了,得一清早去u40拿回来,很快就找到了那个插座,那位守门的芬兰人忠厚和气,给我们提供了不少方便,此次到芬兰,几乎碰到的芬兰人都为我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这个门卫是其中有代表性的一个。找到插座后,先是用他们的电源,又用他们的网络,他还说着结结巴巴的英语把火车日程详尽地告诉我们,要我们不要误车,就像eurohostel的小伙子一样,颇感温情。在去火车站的路上,昨天设想的下一步行程确定,决定利用两天时间去芬兰的北端,领略一下北极的风光。

10点到火车站,问清了到北极的飞机和火车情况,决定座火车前往。10点15分,火车载着我们去了芬兰的另一个地方伊马特拉。在这个美丽幽静的小城游转了一圈之后,开始了我们的北极之行。我们买了从伊马特拉到北部省会城市热文涅米的火车票。这是需转车两次的连票车,8点15分上车,9点55分转一次,到10点44分又转一次,列车经这两次周转就直通热文涅米了。时间已近夜半,我们正行走在去热文涅米的列车上,明天上午10点就可一睹北极的风采了,想来让人格外开心。

芬兰的铁路的确很发达,列车转换的时间配合安排得十分紧凑,旅客换乘也十分方便,往往只要过一个站台就可以找到转乘车,最快的转换只需要几分钟。我们在第一个转换点竟然只等了5分钟,马上就上另一趟车。转第二趟车也很顺利,过一个地下隧道,从隧道上得站台,这第三趟车又很快就到了,接着又很准时地开出。不像是在换车,倒很有点像国内列车大站停车下车放松一下,下车换换气,然后再上车那样,让人惊叹。

晚上11点,天还是那么亮,列车向着北极的方向飞快地奔驰,我没有睡,虽有困意,总觉得不看看这奇特的芬兰夜景会是个遗憾,直到半夜2点,天还是那么亮,虽然有一点黑夜的感觉,但这种黑夜你会觉得它就是白天。经不住长途跋涉之困,两点之后,大多数、几乎是全部旅客都斜躺在座位上,我们本来准备换卧铺的,看到座位车厢没有什么人,一人可以有一排座,自然就用不着换卧铺了。我斜卧下来,取下靠背上的颈垫,身体和座位成45度脚,两只脚斜插在另一排的靠背窗户侧,那躺卧还是很舒服的。但不到6点,躺了3个小时左右,我就醒了,其实这三个小时中也没有完整地睡过。我突然想到了照相机的充电问题,到车厢各个位置一看,嘿,好家伙,车厢内看不到socket,但交接处的厕所,交界处的下车走廊,好多地方都有插电脑,插电器的插口,很让人兴奋,我把两个相机的电池就用这睡眠的时间给搞定了。

六点钟,人全醒了,火车继续前行,我有机会观察一下窗外之境了。果然如几本游记所言,火车就像在森林中穿行,铁路两旁大都是高高的树木,但看得出来,这些树林都时间不长,随种随砍的。但有个火车奇景确值得一记,这里的火车站乘客上下都比较方便,连汽车都可以一直开到站台上,不会有人来阻拦你。

到11点,火车到达我们游览的终点站热瓦涅米。

芬兰的铁路的确值得一记,后来我们从热瓦涅米返回赫尔辛基,没有买座票,买的是卧铺,发现这卧铺车辆真不错。真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好的火车,艳丽色彩的车身,我们座的是红色为主色,伴以白色条纹的电动机车,崭新的车型,周全的设计,一进那火车就找我们的卧铺,谁知这卧铺就在门口那间。厕所和房间全是自动控制的,尤其令人惊奇的,还可以在列车上冲凉。我立刻去体验了一番,这一冲凉,什么也就别想做,11点不到,我就睡着了。

芬兰的火车我还得继续讲,我得把时间顺序调换一下,先谈火车,再讲北极之行。

从北极圈回赫尔辛基,我们选择了芬兰第二大城市坦佩尔作为停留,火车在头天下午4点出发,第二天早晨五点钟列车到达芬兰第二大城市坦佩尔。

到坦佩尔的第一件事情是存包,拖着那么大的一个包,旅馆还不知道在哪,那儿也别想动,存包当然是第一要务。

坦佩尔车站不大,但有很好的存包条件,到了坦佩尔车站,我把车站的存包柜一看,好家伙,好大一个箱子,和个集装箱差不多,三个人的东西全都可以放进去,价钱也公道,存一次3欧元/一天,我们的5个包全塞了进去,还是空空的。

奇异的宾馆和没有夜晚的北极圈

从热瓦涅米下火车,首先当然是问路、买票、定旅馆,很快找到咨询处售票处,又是一次没有注意,我们径直走到柜台,正准备问讯,往后边一看,有发放次序票的机器在呢,也有人在不安地注视着我们,感到不好意思,连忙拿次序票等着到号问讯,就像前一天我们在helsinki的芬航问讯处所犯的错误一样。

叫号机叫到185号,该我们去咨询了,结果正如我们所料,斯德哥尔摩是去不成了,最早也要到17号早上才能到达斯德哥尔摩,再去坦佩尼,再回赫尔辛基就十分冒险,商讨片刻,决定只在芬兰溜达,瑞典就不去了。讨论完毕再拿一个号,我们买了16号晚上去坦佩尼的火车票,好像是50多欧元。再询问旅馆的预定,果然火车站有旅馆预定,售票员告诉了我们旅馆,送了我们一张地图,这是芬兰人的习惯,我们即刻走出售票处大门朝旅馆的方向走。

没有想到这个旅馆还真不近,问了好几个人,还是没有到,找到了一个中餐厅,在芬兰的这个几乎靠地球最北面的地方,竟然也有中国人在这里开餐馆,还不止一家。中午的一餐饭,在那里的中国海龙酒楼吃的,可这个酒楼实在让人不满,它的冷淡恰好和芬兰人的热情成为对比,肯定是不会再到那儿去就餐了。

7.9欧元加上每人一瓶啤酒,30多欧元完成了在北极圈的第一餐饭,吃完饭才知道,我们要找的宾馆就在这中餐馆对面。Sant claus hotel,在这里check in,没有想到给我们安排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旅馆类型,这就是rudols hotel。这个旅馆非常有趣,没有服务员,没有保安,sannt clause总店给我们两套钥匙,一个是开旅馆大门的,一个是开旅馆房间的,房价也不高,每人不到20欧元,三个人还可以在一个套间里,算是又一个新鲜的经历。房间有洗手间,最有趣的是,在旅馆的地下室里,还有整个旅馆客人的一个厨房,有炉子有炊具,可以自己做饭烧水,这种旅店,国内真没有见过。

享受了一次电话招车服务,等了好一会儿,又电话招了一个,我们乘坐taxi去圣诞老人村,这里的一个主要景点。车行8公里,16.5欧元,3点不到就在老人村了,有点让人失望,除了礼品店和工艺品店之外,这里似乎没有什么,我买了几张明信片,又买了一套邮票,返回之际才发现了一个有点意义的点,这个圣诞老人村old cottage何以得建的来由,实际上这个地方并不是圣诞老人村所由起,主要是它是北极圈的起点,那个old cottage才有点吸引力。

今天是周末,热瓦涅米城虽是省会城市,但人口和城市规模都不能和我们的城市比,当晚观察了这里的城市之夜。各个酒吧人头攒动,人声鼎沸,还有rock等,逛了近2个小时,这样的店在这里有上十家,虽是深夜,跟白天完全一样。在观察夜生活之际,我突然发现,自己扎扎实实观赏了北极的极昼,这一天没有白天和黑夜之分,你不知道哪个时间点是白天,哪个时间点是黑夜,全天24小时阳光,早霞和晚霞都陪伴着我们,就是没有黑夜降临。逛回来之后还无睡意,12点半又去体会了一下这极地的奇观。

从酒吧回到rodaoluf宾馆,清晨在地下的厨房间餐食写完当天的笔记之后,8点多钟回屋室清点行李,10点之前需退房,在这个宾馆的一天就要结束了,看着这静静的房间,再看看窗外,突然想到,那让黑夜不在极地产生的太阳,到底是在东边升起还是在原地升起呢?结果发现,太阳依然是在东边升起,当我们半夜归床不再观察它的时候,它悄悄地溜到了东边,我们看到的依然是东方的太阳。

这个自助宾馆很有趣味,竟然有可以做饭的厨房。10点,方便面吃了,水也带足了,我们把房间钥匙丢到指定的箱子里,拖着那几个几乎完全相同的行李箱寄存在check in的那个sant clause宾馆里。依照祥龙宾馆服务员的介绍去看周末在河边开的露天集市。Rowaniemi的集市不大,所卖商品也不是很多,沿着河边约200公尺长的堤岸,搭了一片帐篷,卖手工制品和食品,食品的特色是鹿肉,这个地方产鹿,也盛产鱼,但鹿肉是特色。喜欢钓鱼的人在这里一定会有收获,各种各样的鱼钩和渔具也是应有尽有。我们沿途品尝了不少食品,东西却什么也没有买,逛到下午1点多,又到祥龙吃饭,这一吃就是近三个小时,伴着我们的游兴长谈了一番。

热瓦涅米有非常迷人的江景,昨天就说了要在rovannemi江上游船游览,五点钟,我们赶到河边,每人25欧元,做了一次在江上的游览,江上温度很低,大概在10度以下,穿上救生衣,带上雨衣,从五点开始,一个新节目就在江上进行了。木船在江上疾驶,一个船老大,四个印度人,加上我们三个中国佬,顶着极地凛冽的夏日寒风尽览了极地黑河的风采。沿江有滑雪基地,有玻璃科技馆屋,有在冰寒水中滑水的青年,在江上是够饱眼福的,虽然有点冷。尤其是在江上看到了我一直在打听的桑拿浴,那个漂在江面的深色木屋,载着上十个江上游客,专来做水上桑拿的,当地人称为那里正宗的水上桑拿,虽未亲身经历一番,也有一种满足感。这个江中木船sauna,祥龙酒店的华人告诉我们,你要是只呆一天是订不到的,得提前预约。所以,有意体验这种桑拿的游客,一定得把时间留充裕一些。

下午4点离开热瓦涅米,舒适的卧铺车第二天早上五点到坦佩尔,坦佩尔也有很多可圈可点的东西,但旅馆特色特别值得一提。6点多钟的坦佩尔还是在沉睡之中,街上没有行人,偶尔有骑自行车的人经过,但几乎所有的商店包括饮食店都店门紧闭,别指望这时候有开门的商店,火车站虽然开着门,但要找到一个服务员那是不可能的,还是找旅馆吧。到culumulus等大旅馆去问,竟然没有客房,但服务员告诉我们,有一种apple omanni旅馆可能会有房间,专门给临时过往游客的。坦佩尔不大,我们沿着主干道寻找,最后竟然把这个旅馆找到了,一个信用卡机,加上机旁的一个电话,就是它的大堂接待处。我们开始定房,先护照号码,再信用卡号码,再是订的房间,再是进大门的密码,再是进房间的密码,一层一层往下做,这定房足足定了一个小时,虽罗嗦,但也有了很好的定房的体验,11点硬是把房间给定到了,也只要20欧元一个人一天,包早餐。

这个自助旅馆只能是信用卡定房,没有前台也没有可以看见的服务机构,没有钥匙,只能信用卡,由信用卡定密码,密码开房,没有收据,这个体验非常有用。虽然是早上就定到了但入住时间则是下午四点,退房时间则是第二天的上午10点,因为是下午4点,那火车站的行李是不能拿了,只有游览坦佩尔的市容。这是一个古老的,人口很少的城市。有很多漂亮的教堂,许多古铜似的雕塑,一看这城市的外貌就感到有趣。

再见,可爱的芬兰

芬兰的8天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这个曾在俄国统治下,后来又成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地方,有许多值得我怀念的东西。我记载的都是这个国家的细微小事,但这些小事似乎在反映着一个国家的基本风貌。这个国家可能也有自己的问题,但短短的8天,给我留下的是热情,细致,礼貌,开阔,甚至可用雅致来形容,你在坦佩尔看到的很多建筑,就会给你这种感觉。可惜,我的感觉和我的笔之间总有那么一点距离,但愿以后会有所改进。

从坦佩尔到赫尔辛基1个多小时的车程,早上11点到赫尔辛基,三点五十到机场,四点检票,用信用卡是可以检票的,但我的票改过了就不能登记,只有继续站队登记。飞机没有按时起飞,一直到5点半钟,迟飞近半个小时,现在已经是芬兰时间晚上九点,我还沉浸在留念芬兰的思绪之中。

这世界一定有许多非常美好的东西,你总觉得要有点记载才对,但愿总能找到这种描述的冲动,现在的写作似乎是被时间赶着往前跑,不能静静地去细细品味,还是为自己留下一些可以这样思考的时间吧。

2008年10月18日追忆于广州天河

本文关键字:

您可能喜欢